<optgroup id="gfyy5"><object id="gfyy5"></object></optgroup>
<progress id="gfyy5"><tr id="gfyy5"></tr></progress>
  • <span id="gfyy5"><video id="gfyy5"></video></span>
  • <li id="gfyy5"><s id="gfyy5"></s></li><sup id="gfyy5"></sup><div id="gfyy5"></div><li id="gfyy5"></li>
  • <div id="gfyy5"><tr id="gfyy5"></tr></div>
    <div id="gfyy5"><ins id="gfyy5"></ins></div>
    <div id="gfyy5"><tr id="gfyy5"></tr></div>

    遼寧釣魚論壇|遼釣網|遼寧釣魚網

     找回密碼
     注冊
    查看: 127074|回復: 27
   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    絕對精彩之三道嶺激戰四天三夜------品綠聽藍(不會轉發一點點粘過來的希望大家喜歡)

        [復制鏈接]
    跳轉到指定樓層
    1
    發表于 2012-12-13 15:22:35 |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    本帖最后由 李老大 于 2012-12-13 16:43 編輯

    三道嶺水庫位于大石橋與海城的交界處,離海城只有幾十公里,線路海城-八里-英落-煙臺-三道嶺水庫。是一個狹長的水庫,大壩在南。這里風景優美,環境舒適,西面群山環翠,東面是綠草成片。

    話說海城有個大釣魚的,人們都叫他大前子,最擅長的就是海竿庫釣。他表哥在西柳跑線,家里有幾十輛車,他的工作是負責車輛事故的處理。因為他平時時間不多,所以熟悉他的人也不多,他最好成績是在上英水庫蹲守兩周,單日二百斤魚獲,都是二十左右斤的草魚。此人釣法強悍,魚獲從來就沒少于過幾百斤。六七年前的一個夏夜,筆者因為做教育工作。正好放假。到離我家比較近的魚店買食,就是二中那家魚具店,老板姓王,大前子與老板關系不錯,大家正在店里神侃,說是三道嶺水庫上草魚了,都是用手竿,二三斤到五六斤不等。

    這時候,店外來了一輛皮卡,風風火火進來一位三十五六歲的人,要買十包十四號的伊士呢大鉤。并且問老王,哪個水庫現在比較好釣,準備搭個伴去玩幾天。老王介紹了三道嶺的情況,上草魚了,雖然不大,但價格便宜,一把海竿五元錢,沒錯,就是五元錢。大前子說:“魚小了點。”第二次問老板有沒有跟他一樣敢干的選手,結個伴一起去。七八個釣友都因為沒時間,老王說:“常老師放假了,估計能有時間。”正中下懷,馬上就答應了。下面就是我倆的對話,大前子問:“有帳篷沒”“有”,“有救生衣沒”“有”,“有船沒”“有”。“有老玉米沒”“有二百斤”,最后把我給問樂了,告訴對方:“除了沒卡車,什么都有。”最后一拍即合,說好人吃的東西全由他買,兩人分擔。明天中午十點出發。

    一上午的準備,十點整,他開著車準時來了。好家伙,一麻袋的玉米,兩百升的大桶,裝滿了水,軍用帳篷,煤氣罐,鍋碗,再把我的東西裝上,整個皮卡幾乎就要滿了。

    車上一共四人,大前子,我,魚店老板老王,還有一個小伙,是大前子的手下。

    一行四人,殺氣騰騰地直奔三道嶺水庫而去,到了英落市場,又買了幾斤豬肉,用鹽殺上,買了點青菜,花生米。

    一路上,大家分析了釣場的情況,西面是手竿釣場,海城的釣友就是在這里發現的草魚群,但這邊的路很難走,非常的狹窄,并且左側臨水,很危險。東面是柏油路,大草灘子,并且有利于搭帳篷,根據我們的判斷,由于草一直延伸到水里,所以估計草魚很可能在東面更多。于是決定到東面去釣,如果效果不好,第二天再移到西岸。因為這里雖然來釣魚的人很多,但真正會釣的卻不多。所以魚上得很少。十一點半左右,到了地方,找到庫主,說好先釣兩天,竿隨便拋,給了一百元,庫主劃著船就走了。

    往下搬東西,支帳篷,正是伏天,每個人都搬了四五次,累個滿頭大汗,屁滾尿流,到了三點多鐘,總算是安排停當了。兩個帳篷,一個大雨搭子,一座農家小院拔地而起哈。

    接下來,就是測試水深,準備打窩子了。大前子給船充氣,然后測試水深,我跟小伙用鐮刀割草,老王準備大網袋,繩子礦泉水瓶,夜光棒,石頭。大前子選擇了偏南,離岸一百五十米左右的地方做窩,水深四米左右,準備送線,我選擇了北面離岸五十米左右的地方做窩子,水深只有兩米多點,拋竿釣。兩人輪流劃船,把定位標安好,玉米,青草兜,豆餅,都給干進去了。

    玉米每個人揚了二十多斤,沒敢多打,怕不上魚,第二天好換地方。誘料大前子用的香草和玉米面,我用的甜酸味的釀玉米。五點左右,大前子的十把海竿,我的四把海竿先后入水。

    餌料嫩玉米,小藥泡玉米,商品玉米豆,還有酒泡玉米,因為不知道這個水庫的情況,所以每竿一樣食,哪個好用再決定用哪種

    排班做飯,當天晚和第二天我做,然后依次輪換。當天晚上,火腿腸,花生米,雞蛋西紅杮,大米飯。

    由于一下午的忙活,每個人都很累,三個人都躺在椅子上,光著膀子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著,鍋里放上豆油,花生米放進去,正炒著呢,聽我這面鈴響,抬頭一看,線塌腰了,一個箭步沖出去,提竿中魚,搖輪收線,挺有勁,這時候三人都像打了興奮劑,全從椅子上彈起來了。魚順利的抄上來,是條五六斤的草魚,俱大喜,沒想到魚這么快就來了。一般情況,怎么著也得等一兩天啊。把魚放入護子里,我的另一竿又犯了,海竿彎得挺厲害啊,大前子搖著輪,喊道:“這條至少得有十來斤啊。”近前一看,是條大鯉,彩色金黃,太招人稀罕了。不對,怎么一股糊味,這才想起來,花生米還在鍋里呢,四個人全關注魚了,這碗花生米讓我給炒得,黑呼呼的。只好倒掉。看了看竿子,酒泡玉米,嫩玉米,咬的這兩把竿子,全部換食,一鉤嫩玉米,一鉤酒泡玉米。

    得,重新炒吧,這邊我炒菜,三個人把椅子全移到我的竿邊,三個人,六對眼珠子,直勾勾地盯著竿梢,就在炒菜的過程中,四把竿子全犯。三個人抄魚的抄魚,搖輪的搖輪,我這邊炒菜,這通忙活。都是三四斤的草魚,“吃飯了”,沒人理我,全坐竿邊上等著。五分鐘,不咬,十分鐘不咬,倒上酒,四個人開始吃飯,眼睛全都盯著我這四把竿。“奇怪,我都沒想到離岸這么近能上魚”大前子說,“也許這里沒人釣,也沒人做這么大的窩子”我分析著。酒足飯飽,再沒動靜了。

    七點左右,老王店里有事要回去一趟,把魚放紡織袋里讓他全部拿走。老王有點不好意思,我說:“照這么個咬法,明天止不定釣多少呢”小伙開車送老王回海城,我和大前子在這里守著。大前子問我“你放的誘餌是啥東西”“用酒酵母香精泡的玉米,一年了,又酸又甜又臭,我都不想用了,本來準備丟掉的”歪打正著。這次用上,效果驚人。

    這個季節,玉米已經長得有一人來高了,我這邊收拾碗筷,大前子又劈了兩大捆的玉米葉子,送到他的窩子里去了,感覺這年輕的老庫釣,心里多少也有一些急了。天漸漸的黑了,蚊子出來了,穿上長袖,點上香,繁星點點,草兒的香氣,蟲聲呢喃,難以言表的感覺在心里涌起,做個釣者,真他MA的幸福死了。說好了前半夜我守著,后半夜他守著。寂靜的夜蘊藏著洶涌的殺機,與大魚的搏斗即將開始。

    大前子穿進了帳篷,一會的功夫,便呼呼的睡著了,也真的累了。各位經常駐庫的釣友知道,守夜不是客氣事情,而要保持體力。一陣陣的睡意也向我襲來,喝點茶水,點了支煙。打開頭燈,得把營地周圍的草清理了,怕晚上蛇之類的動物過來,雖然隨身帶著季德勝的蛇藥,還是不被咬的好。順便準備一下明天的窩料,拿起鐮刀,割了兩捆草,里面放上石頭,用繩子捆上。這時候,隱約聽到自己竿子的鈴聲,很輕微的響了一下,接著就沒動靜了。頭燈一照,線塌了,馬上提竿殺鉤,搖輪,分量不大,三斤左右的草魚,抄魚入護。再次拋竿入釣點。繼續割草,又割了兩大捆,放在船邊。一直沒有信號,周圍不時傳來夜鳥的叫聲,魚的翻水聲,打開頭燈,順著釣位向北走了一百多米,我KAO,近岸的水里,一群一群的大鯽,一尺來長,頭燈一照,就是一股煙,向深水里游走,整個東岸,水深不到半米的地方,全是大鯽魚,有點后悔沒帶手竿來。這時候,南面的灣子里傳來巨大的翻水聲,又向南走,蹲著等一會,再次傳來翻水聲,打開頭燈,大白條子瘋狂竄上水面,水里肯定有大鯰魚啊。泥鰍也沒帶,竿也騰不出來,下次來再說吧。

    過一會,鈴聲再響,又上了條小草,只有不到一斤的樣子。扔水里,放生吧。尋思著,真他MA奇怪,魚越釣越小哈。大前子那十把竿子一直沒動靜。他的夜光棒齊刷刷的,像夜晚的五環一樣。各位看官,你道怎樣,原來我的竿梢是鈴,大前子的是內蒙釣法(這是他自己說的,我也不知道對否,但夜釣確實先進)。他用的是大號夜光棒(長約五十公分,小指粗細)彎成環,掛在夾子上,然后小夾子夾在最下過線環底下的線上,大魚咬鉤要線,夜光環脫落地上,回線,夜光環也掉地上。

    十一點左右,大前子從帳篷里鉆出來,“常老師,你睡會吧,我守著”告知明天早上的窩料準備好了,周圍的草也平呼完了。“上魚沒”“只上一條小草”鉆進帳篷,拉上蚊帳口,身子一貼上厚厚的防潮墊,可憐我這老腰唉,這才感覺到累,一會的功夫進入了夢鄉。。。。。

    不知道睡了多久,隱約聽著有人喊我,“常老師,快起來啊”聲音越來越大,“快起來幫忙啊”,

    聲嘶力竭的喊聲傳來:“常老師,快起來幫忙啊,上大魚了。”一個激泠,睡意全無,鉆出帳篷,打開頭燈,大前子提著三米六的迪佳勇士,彎成大弓,線輪嗞嗞的響,只見他緊了緊輪,向回收線,“快準備抄網”大前子急聲喊著,“急啥”“肯定是草魚,只要我溜到近前,一家伙就得上來,否則就亂線了”我回答著“放心吧”拾起抄網,不好,大前子最北面的環掉地上了,提竿中魚,彎成大弓,搖輪收線,魚不小,這下可好,誰也照顧不了誰了,他也看到我的情況,兩個人一聲不響,吭吃吭吃光顧著自己搖魚,這時候,我南竿鈴響了一聲,接著就聽著線輪嗞嗞的出線聲,舉燈一照,竿梢幾乎已經進水里了,調了一下手里竿子的泄力,一步竄過去,殺鉤,放下竿子,又跑回這邊,當時也沒想別的,只知道十把竿子亂線的話,就完了,我的竿子少,也亂不到哪去。兩個人根本做不到三個人的活,大前子用力搖著輪,嘴里喊:“我CAOMA的,要不咬,一口不咬,要咬還全咬”我哈哈大笑,這不都盼著來魚嘛,這時候我的魚已經越來越近,回身拿起抄網,調緊泄力,果斷出抄,是條十來斤的草魚,提著魚走向草灘,問道:“大魚護呢。”“在煤氣罐后面呢。”“不好。”聽到這個聲音,回頭一看,緊挨大前子的另一竿子也犯了,泄力稍緊,竿子一個撅腚,大前子一腳踏住,我一步竄上,起身提竿中魚,大前子提竿往南走了十來米,靠我抄魚,基本沒這可能了,好小伙,這時候顯出了大釣的技術精湛,只見他提著竿子,順著泥草的方向,利用草魚回走的力勢,順勁提上了岸,一下子撲魚身上了。連魚帶人,一起掀到草地上。回頭就向我那把竿子

    跑,提竿中魚,“肯定不是草魚,向南橫著走,死沉死沉的”,我是不敢用竿拉魚上岸的一招哈,抄網伺候,這條又抄上來了。大前子喊:“你來溜這條,我放魚護”就見他脫光了衣服,穿上救生衣,光著腚,一直到齊胸,才把大魚護放進去。回頭拿起抄網,在我身邊等著。“魚護咋放那么遠,一會不費勁啊”“明天庫主要是看到魚的話,以后還能五元錢一竿嗎?”大前子沖我狡猾的一笑。心說,這老小子,不愧是道上混的,真有主意哈。大魚上岸,是條十多斤的大紅毛鯉子,大前子也不嫌費勁,提著抄網,放大魚護里了。夏天的夜晚,水里倒是滿熱乎的,但人一上岸,還是有點冷,“趕快換上衣服”我說。大前子正換衣服呢,夜光環又掉了,提竿中魚,抄網伺候,還是十斤左右的大草。一會鈴響,五六斤的鯉子。從一點多鐘到三點左右的時間里,他的十把竿子犯了八把,全是十來斤的大草。我的四把竿,咬了三口,兩鯉一草,但草魚只有五六斤。深水有大魚,此話當真不假哈。我把四把竿齊齊的打進去了。大前子的竿子七零八落,兩個人累得只有在原地喘氣的份了,再沒力氣送線,一百五十米啊。想著都頭疼。兩個人躺在椅子上,各點著煙,半個小時,一句話沒說,估計心里都在想,可別再咬了。我幾乎一夜沒睡,困勁又上來了,大前子說:“你再睡會吧”“這回可別喊我了,自己搞哈,六把竿全犯,也自己搞。”鉆進帳篷,定上手機鬧鐘,一會就迷呼過去了。

    七點左右,鬧鐘響了,爬起來,出了帳篷。太陽已經很高了,夏天亮得早哈。向水面望去,遠遠的一艘小船,在水面蕩漾,大前子把船劃到近前,“窩子已經補完了,還有四竿線沒送完”“你咋沒穿救生衣呢?”他也不太會水,估計給忘了,這通后怕。“這四竿線我送吧。”劃了兩個來回,把線送完了。回頭準備做飯,一看,兩碗扣著,打開是面條,感情他已經做完飯了。已經吃過了,拿起筷子,面條辣椒醬,這個順溜哈,這個好吃哈,餓壞了,吃了這輩子最香的一頓飯。收拾完碗筷,就見大前子在北面六七十米的地方下水了,一會從水里撈出個東西,黑呼呼的。再向北走,一會又撈出個東西,有大碗大小,黑呼呼的。大聲喊:“干哈呢。”“撈寶貝呢。”走到近前,這才看清楚,原來是大蛤。原來這東西晚上靠岸,你只要順著泥溝踩著向前走出十幾米,就能撈到。東岸這東西著實不少,一會就撈了二十多個。

    這時候有些內急,趕快回營地,拿上手紙,走到離釣位三四十米遠的玉米地邊上解決問題,舒服地蹲著,山前雨過,哈哈哈哈。繼續蹲會,隱約聽到鈴響,抬頭一看,竿梢已經入水,輪嗞嗞地放線。提上褲子就往釣位跑,收緊泄力提竿,沒提動,緊接著,水面炸個大花,馬上打開線環,順竿,再搖,魚向北竄,勁頭十足,大前子站水里向這邊看著,沒動地方。五六分鐘,一條大鯉子搖晃著過來了,正想回身拿抄網,唰的一聲,魚已經被抄上來了。不知道啥時候,大前子已經在我邊上等著了。斷斷續續地上了幾條小草魚苗子,都給放了。

    十點多鐘,山路上傳來車聲,回頭一看,一輛皮卡,兩輛大吉普子。下來十多號人,前面是魚店老王,還有四五個熟悉的釣友,跟著來看熱鬧的,還有四五個人,不認識。手里全都拿著東西。哦哦,仔細一看,里面咋還有女的,原來是大前子的媳婦。東西都放到帳篷里,我挨個一看,樂了,中午不用做飯了。燒雞、豬腳,大西瓜,炒菜。我KAO,準備的這個全呵。“釣得咋樣。”“不怎么好”“釣了多少”“不到二百斤魚”哦哦,都以為我倆吹呢,拿出一條十來斤的草魚,準備中午燉了。一看到魚護,好家伙,這群人眼睛全直了。因釣費過于便宜,沒人會想到能上這么多的大魚。這一釣,引得海城幾十號的釣友前來,三道嶺水庫也在這年十分熱鬧。這通喝啊,個把小時就能咬一口,間或上魚,誰逮著誰拽,酒足飯飽,把十幾條魚裝了兩紡織袋,大前子的朋友拿走了。老王也跟車回去了。

    水庫只剩我,大前子,還有開皮卡的小伙三個人。大前子拿出大蛤,挨個用鐵鍬弄碎,“你要吃嗎”我問“不,一會打窩子里試試。”弄了兩盆蛤肉,大前子問我打窩不,尋思著鯉草這個季節還是以玉米為主,沒要,大前子統統打自己窩子里了。

    這一蛤肉窩,打出夜釣驚魂,險些把大前子嚇出了一身大病。

    四點多鐘,到做飯的時候了,晚上的菜就很簡單了,中午的燒雞,豬腳等還剩著呢。炒了點花生米,弄了三袋方便面。三個人喝著西市的大米散白,邊聊邊吃。這時候,山路上傳來突突的摩托聲,庫主從玉米地走下來。問明天還釣不釣了。“再玩兩天吧”大前子又交給老板一百元錢。“釣得怎么樣?”老板問,“不太好,魚太小了,那不就那幾條。”老板看了看小魚護里,三四條幾斤重的草魚。“這個庫可有年頭了,水從來就沒干過,只有十幾年前,旱得最厲害的一年,魚都集中到壩西的一個大深潭子里,大的我見過那年都有二十多斤呢。”老板說,熱情邀請老板喝點,農家人很實在,跟著喝了幾杯,然后就晃晃悠悠的走了,臨走的時候告知,再釣的話,可以再便宜點,八十元就行。

    傍晚,西邊的云彩有點重,返北風了。伏天的氣候變化莫測,水庫的氣候更是自成一個小環境,收拾東西,以防下雨。大前子的帳篷和雨搭都是軍用的,我的帳篷質量也相當好。他兩個收拾東西,準備補窩換食。我把帳篷的排水溝又仔細的檢查了一次,地釘重新牢固一下。

    天漸漸的黑了,一切都準備停當。風停止了,小雨時下時停,雨霧濛濛,對岸農家的燈火時隱時現,三個人不時的弄口小酒,天氣很涼爽,感覺像神仙一樣,遠離世事,也許這就是釣者追求的一種境界吧。

    鑒于昨天晚上的魚情,讓小伙守頭半夜,我跟大前子守后半夜。兩人鉆進帳篷,不一會,漸入夢鄉。

    十二點左右,我跟大前子相繼醒來,準備換小伙休息。“咬沒?”我問,“上了四條魚,都不大,四五斤。”再看我的竿子,齊齊的擺著,大前子的竿子,四把已經收拾上岸了。“深水怎么上這么小”我隨口道,“不是,你的咬了三口,老板的竿子咬兩口,有一條沒弄上來,那幾把竿子亂線了”小伙支唔著。有我這個年長的在,大前子也沒說什么,告訴小伙早點休息吧。十把竿子,在岸上四把,中魚的幾率減少了百分之五十,是個釣魚的都明白這個理兒。大前子脫光了衣服,穿上救生衣,準備把這幾把竿子送進去。我在岸上看竿,約好了頭燈爆閃,就可以緊線了。檢查了一下救生衣下面的兩條繩系好沒有(多年野釣,讓我養成了心細膽大的性格哈)“小心點”囑咐著,“小菜一碟”目送著小船一點點的劃進去了。眼見著頭燈的光線越來越暗,線輪已經停止了出線,等著那邊頭燈爆閃,然后我好緊線,左等不閃,右等不閃,手圈成喇叭,大聲喊“好了沒有啊”沒有動靜,“好沒好”繼續大聲喊,還是沒有回答,心里涌起一絲不祥的陰影,馬上換上救生衣,準備下水。這時候,就聽到水里嘩嘩的搖槳聲,大前子劃著小船,像箭似的往回飛,我形容的一點不差,庫釣海竿,只要是經常送線的都知道,熟練工都是左右輪流劃法,這樣方向感強,平穩而快,用上全力后,速度那是相當的快,眼見著小船順著泥沖上草灘,就見大前子一下子跳下船,臉色鐵青,全身哆嗦,牙齒打得我都能聽得見,人上岸,終于放心了。“怎么了”這陣子雨停止了,天也不冷啊。拿件衣服披上,大前子像個百米沖刺運動員似的,喘著粗氣,過了幾分鐘,終于出聲了“嚇死我了”,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我問,“剛把鉤子放進去,船邊上突然打了個花,估計跟這個船大小差不多”哦哦,大前子帶的這個船,長約三米,寬約一米五,能打這么大的花,這東西至少得一百來斤。肯定不是鬼,俺也最不怕鬼,八里上英夜釣,往往就是一個人獨來獨往,哪里偏僻奔哪里去。豪氣頓生,心說這么小個水庫,頂多是條大魚。脫光衣服,穿上救生衣,讓大前子守竿,我下去送線,看看到底是什么東西。大前子死活不同意我下水。看我態度堅決,拿把軍匕給我拿著,那小伙也醒了,這么個折騰法是夠嚇人的。“只要你叫一聲,我倆就往回搖輪。”送線的船橫系了一根柳木的棒子,兩邊掛上兩只竿的鉤子,腰里別著刀子,我劃了進去。每走十多米,岸上就傳來一聲喊“怎么樣了”“沒事兒”到了釣點,隱約岸邊還在喊:“怎么樣”閃了兩下頭燈,表示沒事兒。打開頭燈,水面,有不少的青草和玉米葉子已經漂起來了,草魚咬的。照了一圈,除了深青色的水,什么也沒有。慢慢地把鉤子順到

    釣位里,閃了閃頭燈,示意岸上緊線。又把標前后照了一圈,還是沒有動靜。慢慢的把船劃回來。“看到那東西沒?”大前子問,“看個屁,連個影子都沒有,草起來不少。”幫他分析一下,鯰魚的可能性最大,前幾年,在海城的山咀水庫,海城釣友有釣上過三十來斤的,鞍山的也有釣過五十來斤的。這兩盆肉打進去,不招來才怪呢,       關鍵就是沒思想準備,才會嚇一跳。大前子也覺得我說的很有道理,必盡是經常在水庫守釣,情緒也一點點平靜下來了。

    整整一夜,我的窩子里出了四五條魚,一條十多斤的鯉子,其余都是四五斤的草魚。大前子的窩子一口沒咬,天光放亮了,小伙起來準備做飯。“這兩盆肉打的,一口沒咬,還差點嚇出個精神病”我開玩笑地說,兩三天來,兩個陌生的釣友,彼此經歷了太多的事情,由陌生到信任,欣賞對方,所以說,只要是釣魚人,在一起就有說不完的話,講不完的故事。大前子也不吱聲,在那傻樂。“你兩睡會吧,飯好了,我喊你們。”小伙說,鉆進帳篷,睡著了。

    七點多鐘,嘩嘩的雨聲,把我給弄醒了。過一會,大前子也起來了。洗完臉,三個人開始吃飯。方便面打雞蛋。雨越下越大,開始還能隱約的看到對岸人家,到最后真的是水天一色,啥也看不見了。這時候,聽著我竿子的鈴響,小伙穿著雨衣出去了,我倆繼續吃。“咬了,咬了”傳來小伙的聲音,可不咬了嘛,鈴都響了。“又咬了,又咬了”小伙的急促聲,兩人還沒反應過來,“全咬了,全咬了”小伙大喊。因為下雨,雨搭的東西北三面全擋上了,所以看不到我竿子的情況。兩個人頂著雨跑了出去,只見小伙手里光威兩米七的竿子已經彎成大弓,最左邊的一根竿子梢子已經進水里了,中間兩把竿梢在那里大幅度的點頭,好么,我一個箭步拾起最左邊的竿子,提竿中魚,分量很重,大前子提起一竿,殺鉤后放竿架上,再提起另一把竿,三個人三把竿,吭吃吭吃的,這通搖輪,過一會,就聽到兩人齊聲喊“往南去了”,過一會又聽到齊聲喊:“往北去了”我這邊魚的力量漸小,舉目往他倆這邊一看,不對啊,怎么個不對法兒,一時半會兒還想不明白,只是感覺不對。過一會,就聽大前子對小伙說:“我怎么感覺咱倆搖的是一條魚呢”終于想明白了,不由得哈哈大笑,我說這倆人怎么像做軍操似的,一齊向左轉,然后一齊向右轉呢。我的魚抄上來了,是條七八斤的草魚,心里暗喜哈,魚見大。過一會,兩個人的魚也搖上來了,是條十多斤的鯉子。上岸后一看,哪是兩把竿亂線啊,整個右面三把竿掛的是同一條魚。大前子用手抹了一下滿臉的水,嘴里罵道:“這JIBA魚讓你給釣的,十來斤的魚能把三把竿全給掛上。”我這邊趕緊打圓場,“還行嘛,沒掛四把竿子,有進步。”哈哈哈哈,這兩人再也不繃了,全都哈哈笑了。頂著雨,把線剪斷,回雨搭下慢慢解哈。

    那邊大前子的竿子犯了,提竿中魚,唰唰的向回搖,都是五六斤的,有草魚有鯉魚。收拾好亂線,我繼續拋竿入水。一直到下午兩點,魚就像瘋了似的,一會一條,一會一條。最后大前子的竿子已經無法全送進水了,六七把把竿子全閑著,每次送進兩把,過一會肯定就咬。我拋竿釣近的優勢就出來了,每個人都能釣一百多斤。兩點左右,雨停了,魚口也停了,感覺天氣還是很陰,更感覺到了悶,看來可能還要有大雨啊。這時候才感覺到肚子餓啊,一看手機,都兩點多了。

    天氣越發的悶熱而陰沉,魚就像人一樣,集體食口了。下午四點多鐘,依舊補了窩子,重新換過食,依舊小伙守前半夜,我跟大前子守后半夜。整整一夜,只上了兩條小草魚苗子。這樣的天氣,估計神仙也釣不到魚。

    凌晨四點左右,瓢潑大雨終于傾盆而下,豆大的雨點子打得青草和玉米嘩嘩的響,整個水庫水面都在冒泡,有時候產生了一種錯覺,覺得水庫好像開鍋了一樣。兩個人這才感覺到有點冷,穿著雨衣在雨搭下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。八點左右的時候,雨淡淡的小了,有點像牛毛絲一樣,兩個走出雨搭,檢查一下竿子。

    哦哦,發現我最北面的竿子已經趴下了,線順著竿梢已經直著搭拉在水里,什么時候咬的呢,根本沒聽到動靜。提起竿子,搖輪換食。搖了能有十幾米的樣子,覺得搖不動,好像掛石頭的感覺。馬上警覺,不會是有魚吧。捧著竿子,彈線也不動,抖竿也不動,水庫東面下面是泥底子,不可能掛鉤。繼續彈線抖竿,這時候,突然在我的東北角,離我不到二十米左右的水面上,啪的一聲響,翻起了一個巨大的花,緊接著,竿子那邊傳來一股大力,梢子一下子被拉低了頭,線輪嗞嗞的響,魚向北沖去,由于力量太大,沒敢緊線輪,放了幾十米 魚停了,慢慢的抬竿,往回收線,明顯能感覺到魚左右顫動著跟著過來了,離岸越來越近,再松點輪,這回看清楚了,一條一米左右的大家伙,左右晃當著,跟著朝我這邊走,看到岸上的人影,一個甩頭,只聽嗞的一聲,感覺就像放穿天猴似的,線刷的一聲,又竄出去二三十米。

    心說,你跑唄,抬竿搖輪,魚再次被拉近,小伙拿著抄網,順勢一下,大鯉被抄上來了。由于魚太大,沒敢抬起來,順著泥草給弄上來了。好家伙,這個大家伙,長得像豬崽子似的,估計能有十七八斤。這時候,聽到身后有說話的聲音:“大哥,這岸邊的玉米是誰家種的啊。”心知不妙,回頭,看到大前子正與庫主說話呢,“俺家種的,可千萬別用我的玉米打窩子哈。”庫主雖然與大前子說話,眼睛卻一直盯著這條魚,明顯感覺到庫主臉上的情緒變化。多虧大前子提醒,不然把大魚護提出來,那還了得啊。把魚放進小魚護子里,庫主走過來看看,還是那幾條小草魚,這一條大鯉子。問我們釣不釣了,告知雨一停,就準備撤退了。

    不到一周后,三道嶺每竿價格就漲到十元,第二年再去,少二十元一竿就不讓釣了,這是后話。

    十點左右,再次聽到突突的摩托聲,還有輛出租車。都聽說三道嶺出魚了,來了七八個人,提竿包的,背玉米的,往下推摩托的。其中有個釣友C(略去姓名)在海城釣友里也算是大釣魚的,但做事相當的不講究,人見人煩的那種,怎么說呢,喜歡流氓釣。先提起我魚護,看到里面的大鯉子,二話沒說,把半編織袋的玉米泡在我竿邊的水里了,支上兩把海竿,打到我釣位的北面的定位標附近。過了半個來小時,魚咬,他提竿,真沉,都是非常熟悉的人,也沒說什么,拿起抄網,搖了十來分鐘,魚也沒上來。抬頭一看,我KAO,好嗎,定位標給拽回來了,礦泉水瓶子下面連著三四斤的大石頭,都給我拉上來了。這魚沒法釣了,本來也想收拾東西了。問大前子什么時候走,因為他的窩比較重(總計打進去一百多斤玉米了)不想走,想再釣兩天。“這都什么BI人啊,還有這么釣魚的啊。”大前子聲音挺大,“都挺熟悉的,反正我也要走了”大前子聽這話也不再說什么了。“大哥,你可大的拿。”“行,自己也吃不了幾條,拿那么多也沒什么用。”從大魚護里拿了六條草魚,三大三小,加上這個大鯉子,裝了一編織袋子。

    收拾好東西,跟大前子和小伙道別,告訴C慢慢釣哈。釣友嘛,什么性格都有,既然緣于一種共同的興趣,還是以禮相待,雖然有時候心里不太痛快。打了返城的出租車,小伙人也不錯,只要了十元錢。我也不太好意思,小伙的話讓我挺感動的,“不拉你,我也得空車跑回海城。”得,這一句話,送小伙一條五六斤的小草。拉我到家,又幫我把東西搬樓上,留了手機號,告訴以后再釣魚需要車給他打電話。

    后話,這以后,再沒有緣與大前子出釣過。第二年的九月份,學校已經開學了。到二中漁具店買點魚食,準備夜釣一晚。老王告訴我,大前子在上英水庫蹲著呢,已經一周了,當天共出了十來條草魚,都是二十多斤的,不少的哥們開車去取魚,但晚上就他一個人守著。給累毀了,人也瘦了一圈,眼睛也扣嘍進去了,魚癮真是太大了。

    有時候也問過自己為什么喜歡上釣魚,起午更爬半夜,頂烈日冒暴雨,穿著迷彩服,一把泥一把土的,弄得像個鱉犢子似的,真是有福不會享哈。這也許是祖先的基因傳承吧,男人的骨子里面總是喜歡魚獵這些事情。(全文完)

    [/fly]

    評分

    參與人數 4魚幣 +160 積分 +150 收起 理由
    琦寶兒 + 10 寫的真心好
    遼南 + 50 + 50 精彩,轉帖加分
    李老大 + 50 + 50 感謝轉帖
    一丁 + 50 + 50 羨慕嫉妒恨

    查看全部評分

    2
    發表于 2012-12-13 15:47:16 | 只看該作者
    轉帖的都喊累,原創得啥樣啊?
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3
    發表于 2012-12-13 16:16:18 | 只看該作者
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4
    發表于 2012-12-13 16:34:56 | 只看該作者
    驚險、刺激、精彩、羨慕。
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5
    發表于 2012-12-13 16:57:20 | 只看該作者
    這種帖子多轉點
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6
    發表于 2012-12-13 16:57:25 | 只看該作者
    精彩細膩,好貼
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7
    發表于 2012-12-13 17:00:30 | 只看該作者
    這是我除那個東北狩獵的帖子外。您這個帖子是我一字不漏的全看完了用了半小時。寫的咋那么好呢!太精彩了。安下心慢慢讀真的很不錯!您是教語文的吧!
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8
    發表于 2012-12-13 17:00:35 | 只看該作者
    精彩
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9
     樓主| 發表于 2012-12-13 18:06:39 | 只看該作者
    謝謝魚友支持,原創老哥真的有才,其它精彩好貼我會陸續轉發,希望大家喜歡。
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10
    發表于 2012-12-13 21:07:38 | 只看該作者
    挺過癮啊
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11
    發表于 2012-12-13 21:26:48 | 只看該作者
    不對吧,三個人,六對眼珠子?那不成妖精了?
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12
    發表于 2012-12-13 23:06:34 | 只看該作者
    文章太長了 看的我眼珠子直疼 寫的太精彩了
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13
    發表于 2012-12-15 19:12:28 | 只看該作者
    精彩
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14
     樓主| 發表于 2012-12-15 19:51:06 | 只看該作者
    陸續跟進,我老婆家毛家店的,所以進四平群湊湊熱鬧。好貼人人愛。大家喜歡就好
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15
    發表于 2012-12-31 09:11:27 | 只看該作者
    回復 1# sevenzky


        太好了,多多益善啊。有了這個帖子、這個冬天不再冷
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16
    發表于 2013-1-1 13:12:04 | 只看該作者
    看完手又癢了
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17
    發表于 2013-5-14 07:17:43 | 只看該作者
    好帖
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18
     樓主| 發表于 2013-6-28 21:23:42 | 只看該作者
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19
    發表于 2013-7-1 19:31:17 | 只看該作者
    很給力啊!加油!
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20
    發表于 2013-12-13 00:29:06 | 只看該作者
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

    本版積分規則

    QQ|小黑屋|手機版|Archiver|遼寧釣魚論壇|遼釣網|遼寧釣魚網 ( 遼ICP備09010779號 )

    GMT+8, 2019-9-22 10:34 , Processed in 0.187201 second(s), 60 queries , Gzip On.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.4 Licensed

    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   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    广西快三推荐号
    <optgroup id="gfyy5"><object id="gfyy5"></object></optgroup>
    <progress id="gfyy5"><tr id="gfyy5"></tr></progress>
  • <span id="gfyy5"><video id="gfyy5"></video></span>
  • <li id="gfyy5"><s id="gfyy5"></s></li><sup id="gfyy5"></sup><div id="gfyy5"></div><li id="gfyy5"></li>
  • <div id="gfyy5"><tr id="gfyy5"></tr></div>
    <div id="gfyy5"><ins id="gfyy5"></ins></div>
    <div id="gfyy5"><tr id="gfyy5"></tr></div>
    <optgroup id="gfyy5"><object id="gfyy5"></object></optgroup>
    <progress id="gfyy5"><tr id="gfyy5"></tr></progress>
  • <span id="gfyy5"><video id="gfyy5"></video></span>
  • <li id="gfyy5"><s id="gfyy5"></s></li><sup id="gfyy5"></sup><div id="gfyy5"></div><li id="gfyy5"></li>
  • <div id="gfyy5"><tr id="gfyy5"></tr></div>
    <div id="gfyy5"><ins id="gfyy5"></ins></div>
    <div id="gfyy5"><tr id="gfyy5"></tr></div>
    统一彩票兼职赚钱真的假的 三分彩开奖 下载河南481app 浙江11选5走势图技巧 9码不挂 牌九玩法认牌图解 急速赛号码 cc彩票官网房网 江西时时中奖规则 足球